贪食症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来干一架 [复制链接]

1#

排版丨山楂云吞

说说那场有点“英雄气概”的架

某锅

四年级,不大不小,因为妈妈嫌帮忙绑头发麻烦,所以我从来没有留过长发。当时成绩不错,比较得老师的欢喜。平日里待人虽然比较和气,但如果有人敢讲自己的坏话,说三道四的,也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可爱又可怜的小同桌罗同学,经常故意气我,揪着他的耳朵骑摩托式的旋转欺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尽管自己脾气大,但也不会无缘无故。

不记得是因为什么原因,总之是和一个矮一截的女同学杠上了。现在对她当时的印象就是,嘴巴特别恶毒,眼神像把刀子,冷。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天有些昏暗,大致的对话如下。

“不服来打呀,谁怕谁!”

“我才不和你打,输了就会告老师。”

大写的冤枉脸,我是那种人吗?

“我保证不管输赢,没人说,大家作证。”

“你自己说的。怕你?”

因为大家都是寄宿生,女同学们围成一小圈,把我两包住,外人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两只准备搏斗的老虎,看着对方的眼睛,就凭快、准、狠。周围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劝阻。

结局?结局当然是我输了。矮个子眼疾手快一把把我撂倒,砸了我一拳。毫无反抗之力。看来,我只适合和男生打架。

最后她还是害怕的,怕我不守信用。一旦追究责任,保护弱者的规则下,罚重罚轻不需要太多争辩。我还是什么也没有说,自己默默捱了两天疼。败了,却有一种自豪的光荣感。

后来?后来初中的她比较早辍学,我念高中的时候她已经怀孕要结婚了,寒假的时候有人说看到她带着一个很可爱的孩子。没有再见过,也不知道她还记得她的胜利吗。

校园霸凌者

一憨

我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和另一个女生把一个男生打趴下了。

在形体室里,他被我们踢到地上,他双手抱住自己的头,因两侧不断地被踢而在地上翻滚。

我到现在还记得,他那天穿了一件浅灰色的外套,上面有着好几个黑色的脚印。

为何踢他,或许是因想以此来稳固自己在女生中的“大姐”地位;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能够“打败”男生;或许,只是因为欺凌别人让那时的我感到兴奋。

无论这事是否给他留下一抹灰暗的记忆,我非常的对不起。

我应该去向他道歉。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未素

我想我战斗力最强的时候就是我的幼儿园时期。那时候我个子小小,肤色苍白,眼神里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戒备和深深的不安,一脸的童叟无欺和楚楚可怜。

中午的时候我住在学校的小宿舍,我的隔壁床是一个留着寸头且习武多年的男孩子,我跟他在平时关系挺好,但是他老爱欺负我,譬如抢走我的发夹,嘲笑我的舞姿。我自恃打不过他,就总是不跟他计较。

但是,这位神奇小子仿佛恃宠而骄,开始变本加厉地欺负我。在某个春风和煦的午休时间,他突然开始语言羞辱我。果然不能小看孩子,口无遮拦起来,似水的温柔都能被气得原地爆炸。我忍无可忍怼了回去,可惜词汇匮乏,没能对对方造成很大的杀伤力。神奇小子开始嘲笑我,开始揪我的头发,于是我就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想把他的手挠开,妄图伸手抓他的头发,结果哥们儿是个平头,我啥也抓不到。经过几回合的大战,神奇小子失去了耐心,突然一把揪下了我的一撮头发,我头皮一麻,下一秒就看见他洋洋得意地扬着我的头发,挑衅地问我:

“你还能把我怎样?”

我挑衅地看着他,摸摸头上秃掉的一块,撇了撇嘴。

下一秒,我嚎啕大哭,梨花带雨,声音洪亮,同寝的小朋友们听到了我的哭声,纷纷大声地喊着“老师,味精哭了”,并抽空指责了神奇小子的不绅士行为。

老师冲了进来,看到一脸泪痕的我和捧着花花绿绿的手臂一脸蒙蔽的神奇小子,把他抓去办公室批斗了一番。最后,他梨花带雨,我取得了战役的胜利。

所谓兵不厌诈。我应该给他上了人生中深刻的一课,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特别是小女子。

中二病的英雄梦

咕隆

在幼儿园的时候,我天生带着中二病的气质。可能动画片看多了,就整天幻想着自己是拯救世界、拯救宇宙的勇士。那时候特别喜欢飞天小女警,于是就和两个玩的比较好的女孩子(简称A和B)结成了一个英雄联盟,我是红色的花花,A是黄色的泡泡,B是绿色的毛毛,为了使形象更逼真,我们还一起买了飞天小女警系列的书包。我们圈定了属于我们的保护范围:那就是全班的女生。

因为女生早发育,所以我们都高出一般男生半个头。不记得具体什么原因,一个班里娇滴滴的男孩子在午饭的时候抢了他隔壁女生的一块菠萝,丝毫不以为耻,还耀武扬威地向别人炫耀。我们保护的对象受到侵害,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我们三个就在那个男生去厕所时用脚绊倒他,两个人按住,一个人拿拳头打他的屁股,直到他哇哇求饶才肯罢休。

事情的最后就是那个皮娃向被他抢走一块菠萝的女生道了歉,最奇怪的是,一架之后我们竟然成了好朋友。

打架

山楂

小学时候看过某言情小说,于是去学了跆拳道。毅然决然的,以为彪悍的女子都那么可爱……其实就是去喝喝水,劈劈叉,摆摆花架子壮壮胆。小学里学生很杂,第一个认识的朋友是学校大姐大,初恋又混的很不错,所以我并没有过“成绩好被欺负”的体验。小学第一次动手是跟一个我很讨厌的女生,两个人吵起架来又撕撕扯扯,最后以我给了她一耳光的胜利为结局。后来再大一点,见识过群架,小孩子打架根本不像热血高校里那么让人热血沸腾忍不住想去街上施展施展拳脚,两帮都野巴巴的互骂,以头儿动手为信号,一群小脏孩就扭打在一起,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就是超市门口竖着的竹棍了,戳在身上很疼。其实打架是很纯洁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大家不要动脑,打一架就结了,是最小孩的方式。我最喜欢看初恋发狠斗勇了,噢不,对方并不敢跟他打,通常他上去一搂对方脖子对方就怂了,多少年啊,我太迷恋了。

点击下方蓝色文字查看往期精选

百态丨直播成瘾丨从烈日画到寒冬丨藏生,藏生丨没有乐队没有故事丨耽美丨明光村丨传统书店丨贪食症丨校园丨资环资料馆:静默时空丨毕业回忆丨流浪猫地图丨师大就业丨校园民主丨师大女足丨夜大丨闲笔丨钢笔二三事丨一封给电影旧时代的情书丨一个人的书架丨她来听他的演唱会丨与死作别丨旅行的意义丨踏雪寻梅丨视野丨悲怆,哀悼,超越丨京城半面丨徽行记丨行走丨去那花花世界丨五月·西南·蜡染丨历史丨乌鸦丨民国老试题丨食记丨北师大周边的糕点丨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